叩問壯美山河,求索利國之途——專訪趙振華研究員

  

廣州地化所科普辦公室“弘揚科學家精神 講述科學家故事”專題系列之二

——趙振華研究員訪談錄

 

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廣州地化所)的趙振華研究員年屆八旬,依然精神矍鑠、思維敏捷、聲音洪亮,活躍于科研一線。他的辦公室里陳列著滿滿一面墻的書籍,桌面上整齊擺放著各種期刊資料;還配備了兩臺電腦,其中一臺安裝了攝像頭,是新冠疫情以來他用于參加各種視頻會議的。


趙振華接受采訪

趙振華研究員曾任廣州地化所所長,長期從事微量元素及稀土元素地球化學、礦床地球化學研究,拓展了成礦動力學和地球化學動力學中微量及稀土元素地球化學的理論和方法,負責了多項國家和中國科學院(以下簡稱中科院)重大基礎理論研究和科技攻關項目,作為主要完成人或參與人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曾參與我國首份地球化學雜志《地球化學》的創刊工作,以及中國礦物巖石地球化學學會的籌建工作等。

 

知識易命運

趙振華的成長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和壯大,也歷經了一條“知識改變命運”的光明之路。1941129日他出生于河北新城縣一戶農民家庭,當時正值日本偷襲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因此父親給他取乳名“驚華”。他的家鄉距當時的北平城僅80公里,解放戰爭時期又處于國共雙方拉鋸地帶。生長于動蕩時代的他,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從鄉村到縣城到省會,憑借優異學業一路過關斬將,于上世紀60年代考取了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近代化學系,成為那個年代鳳毛麟角的大學生。

本科畢業后,他在北京的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以下簡稱地質所)攻讀研究生,師從地學大師涂光熾。畢業后他留所繼續從事地球化學研究,從此開啟了一生堅持熱愛的事業。1966年,由地質所的地球化學研究室與其他單位合并組成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地化所),定址貴陽。1986年地化所部分學科和研究室搬遷至廣州,1994年廣州地化所正式成立。伴隨這些機構變動,趙振華于1970年調往貴陽,又于1990年遷往廣州,并在這里工作至今,從未真正退休。

“我是一個農村的孩子,從小學到大學接受了最系統的教育,又能將所學專業作為畢生追求的事業,成為一名科技工作者,十分幸運。我的成長經歷充分體現了魯迅先生‘教育立人’的思想。但是,如果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國家的培養,我是絕不可能成為國家的有用之才的?!壁w振華對黨和國家深懷感恩,并于27歲時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1979年赴藏南考察留影

 

野外有乾坤

“一定要堅持實踐”“實踐就是要跑野外”,趙振華說。地質學科的研究對象就是大自然中的地質現象,第一手資料的獲得全靠實地勘查調研。他的老師涂光熾“只要有空就跑野外”,每年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野外度過的,足跡遍及祖國的山山水水,“唯一的遺憾是沒去成西藏”。他敬重的前輩、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劉東生院士,則是少有的南極、北極都考察過的地質學者。趙振華始終視他們為榜樣。他踏足世界六大洲,也走遍了全國所有省份,正所謂“新疆西藏華南北,歲月留痕遍神州”(趙振華《科大畢業50年感言》)。

1985年,國家“七五”重大科技攻關項目“加速查明新疆礦產資源的地質、地球物理、地球化學綜合研究”立項實施(后連續在國家四個五年計劃中連續設立,統稱“國家305項目”)。該項目堪稱我國固體礦產研究領域持續時間最長、規模最大、投入資金最多(截至國家“十一五”規劃)、研究成果水平極高且輻射帶動力極強的國家級科技計劃項目,也是我國較早實施的科技援疆項目。地化所和廣州地化所參與了“國家305項目”的攻關,趙振華本人也由此開啟了與新疆礦產資源研究30多年的不解之緣。頭五年在阿爾泰,第二個五年在準噶爾,第三個五年在天山,他的研究區域不斷拓展,一路南移?!白疃嗟臅r候我們單位有八輛北京吉普,常年放在烏魯木齊?!崩舷壬贿呎f一邊拿手比劃出“八”這個數字,臉上洋溢著自豪的光彩。直到如今,已八十高齡的他依然每年前往新疆考察?!拔易谇邦^給司機指路,司機說‘老先生您怎么這么熟悉?’我說我在這兒跑了好幾十年了,閉著眼睛都認得路?!?span lang="EN-US">


新疆礦產資源研究三十年

通過20余年堅持不懈的努力,“國家305項目”完成了新疆礦產資源的地質、地球物理、地球化學綜合研究,貴重、有色金屬大型礦產資源基地綜合研究,優勢礦產資源及大型礦床綜合研究等科研任務;在基礎地質、礦產地質、勘查技術方法、礦產開發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研究成果,也為新疆自治區的開發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這其中當然也包含了趙振華等地化所、廣州地化所幾代科研人員前赴后繼的艱苦奮斗。為此,地化所榮獲中科院科技進步二等獎、三等獎各一項;廣州地化所榮獲國家“八五”科技攻關重大科技成果;趙振華本人的相關成果也獲得中科院科技進步三等獎。


2020年考察阿勒泰將軍山花崗巖偉晶巖脈

一脈相通、薪火相傳,趙振華的學生、廣州地化所王強研究員及其團隊如今仍然堅持著每年到新疆、西藏等艱苦地區從事野外考察的傳統,王強本人多次赴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的羌塘無人區考察,相關科研成果榮獲廣東省自然科學一等獎等。而廣州地化所王核研究員團隊,更是幾十年如一日,默默深耕新疆等地,在西昆侖-喀喇昆侖連續發現白龍山超大型鋰鈹銣礦、喀拉果如木銅礦、喀依孜鉬礦等9個礦床(點)。其中白龍山超大型鋰鈹銣礦的發現,是礦產資源研究領域的重大突破,政治經濟社會效益深遠,入選了中科院建院七十周年創新成果。

 

小我寄大我

近年來國家大力倡導“傳承老科學家精神,弘揚新時代科學家精神”,對于投身科研逾半個世紀的趙振華而言,“科學家精神”是什么呢?是毛主席提出的“又紅又?!?;是母校校訓“紅專并進,理實交融”;是習總書記指出的“四個面向”;是他一路耳聞目睹的科學大家們的言傳身教;也是他本人畢生篤力詮釋的思想品質。

打開記憶的閘門,趙振華不曾多言個人成就,而是為我們講述了一段段中科院地球化學工作者的動人往事。通過這些歷歷如繪的往事,我們看到,無論歷史如何沿革,從地質所、到地化所再到廣州地化所;無論陣地位于何方,是華北、西南還是華南,老一輩科院人始終堅持服務國家急需;始終抓住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領域;始終緊跟國際科技前沿;胸懷祖國、心系人民,在實現國家繁榮富強的宏大目標中體現個人的奮斗與價值。

稀有金屬助力“東方紅”

趙振華介紹,中科院地球化學工作者們一直將稀有金屬作為重點研究方向,幾代人刻苦鉆研、從未偏航。稀有金屬是國家重要的戰略資源,如鋰、鈹、鈦、釩、鈮、鉭等。我們熟知的鋰電池、新能源汽車都離不開稀有金屬,高科技武器、衛星航天器更是如此?!拔覀儾荒茉谫Y源上被人卡脖子啊”,趙振華說到這里,格外語重心長。

上世紀60年代,日本從廣西恭城栗木礦區大量購買錫礦。為破解其中奧妙,趙振華當時所在的地質所向國家申請購置電子探針,并用其檢測發現該錫礦含有鈮鉭鐵礦石。鉭是無線電通信、也是制造人造衛星的必要材料,其時在國際上遭到封鎖。此次發現無疑解決了國家的燃眉之急。1970424日我國自行研制的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東方紅一號升入太空,對此趙振華記憶猶新:“那時我正在西安出差,發著高燒。一聽通知說晚上幾點鐘衛星將從西安上空過,西安萬人空巷啊,都上大街!我們在鼓樓看見衛星飛過,廣播就把那個《東方紅》奏出來了?!蹦瞧岷诎狄怪械囊荒辽?,有屬于中科院人的一份功勞。

“現在那臺電子探針還在那兒。從北京到貴陽,從貴陽到廣州,我們的老同志一直沒舍得扔掉?!?span lang="EN-US">


回顧廣州地化所發展歷程

隕石研究光耀最前沿

在隕石領域,中科院科研人員同樣堅持不懈開展基礎研究?!半E石研究本身沒有任何經濟價值,但在國家需要的關鍵時刻卻能大展拳腳?!壁w振華說。他特別提到了地化所在隕石學和天體化學研究領域的“三駕馬車”——王道德、謝先德、歐陽自遠,“當時美國阿波羅登月,發表什么、做什么,我們地化所始終在跟蹤?!?span lang="EN-US">

地化所是國內最早開展天體化學研究的單位之一,上世紀60年代伊始,歐陽自遠等人便開始對墜落在內蒙古的普通球粒隕石和廣西南丹等六塊鐵隕石進行系統研究。1976年吉林隕石雨降落,歐陽自遠第一時間組織全國研究力量開展現場考察和系統研究,相關成果對我國隕石學學科和研究隊伍的建立產生重大影響。1977年,十年“文革”剛剛結束,國家百廢待興,王道德、歐陽自遠等一批年輕的科研工作者共同撰寫出版了《月質研究進展》,這是我國第一部月球科學研究專著[1]。一年后,二人又主動請纓,合作承擔了美國贈送我國的“1克”月球巖石樣品的綜合分析與研究任務,為后來我國的探月工程完成了最原始也最寶貴的科研和技術積累[2]。歐陽自遠后來成為中國探月計劃的首席科學家;王道德生前則是我國隕石領域的權威專家,曾任中國南極隕石專家委員會主任。

“這些老先生的學生,現在無疑都是我國探月工程各領域的核心主力、首席專家,例如探月工程三期副總設計師李春來,以及最近在嫦娥五號月球樣品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的李獻華?!壁w振華說。當年僅憑一腔熱血默默從事研究和潛心培養后輩的老一輩科學家,如何能想到在短短二三十年之后,中國人真的能實現飛天攬月的夢想呢?

從硼酸鹽礦物開始、到地下核試驗、再到天體礦物學、最后至超高壓礦物學,謝先德院士的科研經歷在普通人眼里充滿“傳奇色彩”,其實也是對“祖國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時代號召的響應和“世上無難事 只要敢攀登”(202112月初謝先德為東莞市茶山中學所作報告題目)精神的直接體現。為揭開隕石等“天外來客”背后的秘密,謝先德上下求索、踏遍五湖四海。在對我國隨州隕石的沖擊變質研究中,他與團隊先后發現了12種沖擊成因的高壓礦物,其中有5種是自然界首次發現的新礦物。2007年,國際礦物協會批準了以他姓氏命名的新礦物——“謝氏超晶石”。而就在最近三年中,超過85歲高齡的謝先德還發現或參與發現了4種以已故著名地質學家命名的新礦物,這其中就包括“王道德礦”。

如今廣州地化所陳鳴研究員成功接過老師謝先德手中的接力棒,經過十幾年艱苦卓絕的努力,克服經費匱乏、人員緊缺、國際學術壁壘等重重困難,發現和證實了中國目前僅有的兩個為國際學術界認可的隕石撞擊坑,為我國的隕石研究作出卓越貢獻。


講述老科學家往事

回顧身邊幾代科研工作者的往事,趙振華有感而發:“你問任何一位老科研工作者,他們從來都不是為了寫論文而寫論文。寫論文就是一項工作完成了,為了總結、提高,把有用的東西提煉出來?!痹谒磥?,做科研不能把個人的榮譽和利益放在首位,而要把自身的工作融入到國家的科研任務中去。在為祖國、人民服務的過程中,個人的目標自會水到渠成。


科普啟民智

趙振華自2007年退休后,除了堅持研究工作,還和夫人喬玉樓(亦是地學專業的研究員)攜手從事科普工作。談到科普的意義,趙振華說:“一個國家強大,要靠全民素質提高,而科普是提高全民素質的重要手段?!逼鋵?,他的科普之路已經走過了40個春秋,科普對象從小學生到大學生,從普通技術員到中央領導人。

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科普經歷,是1980年中共中央在中南海開辦的一個特別課堂,學生是中共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的領導同志?!度嗣袢請蟆窞榇税l表評論員文章,題目是《恭恭敬敬地學,老老實實地學》。中科院的專家們根據中央書記處的要求精心擬訂了十個重要專題,其中第五講《資源和資源的合理利用》由涂光熾負責。為了確保講授內容的系統、精準和針對性,趙振華自言在離中科院不遠的一個招待所的四人間里,趴在低矮的小床頭柜上,足足花了三個月協助涂先生撰寫完善講稿。報告先給中科院黨組書記試講,再給全院處級以上干部講,最后給中央領導人講。那一回,趙振華深深體會到國家對科學知識的重視以及科學傳播的力量。

而趙振華自己頭一次上陣做科普,是上世紀80年代在廣西?!巴肯壬袀€習慣,每到一處地質隊或礦山,除了聽取介紹、實地考察之外,還經常結合當地情況給地質隊的技術人員作學術報告,提高大家的理論水平”。有一次,涂光熾先生為地質隊作完學術報告后,晚飯時突然點將,讓趙振華負責第二天的報告。趙振華毫無準備,一宿沒睡好,琢磨著怎樣才能把“元素與成礦”講好。他笑說:“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后來我就經常做著點功課了。而且我還告訴其他年輕人,要做好被涂先生臨時點將的準備?!?span lang="EN-US">

上世紀90年代,涂光熾、趙振華相繼作為首席科學家承擔國家攀登計劃項目(國家“973”項目的前身)“與尋找超大型礦床有關的基礎研究”。從那時起,這類科研項目中要求必須有科普相關內容。項目團隊經過苦思冥想,針對超大型礦床儲量大、規模大、經濟意義大的特點,編寫了《龐然大物——與尋找超大型礦床有關的基礎研究》這本科普讀物,1997年由湖南科技出版社出版。


1996年國家攀登計劃項目驗收會

時光的車輪轉到21世紀,廣州地化所地學與資源科普基地落成開放,規模不大卻館藏豐富,吸引了大量青少年觀眾和普通市民。這里長期活躍著一批為觀眾義務講解的地學專業志愿者,趙振華和夫人喬玉樓都是其中的骨干成員。每年422日世界地球日,喬玉樓都要帶著標本到科普基地給觀眾講解;趙振華則負責地球演化、礦產資源、“嫦娥工程”等各類科普講座。他們一家曾于2008年獲評天河區年度科普模范家庭。

此外,趙振華還曾在十幾所大學授課。今年10月,八十高齡的他遠赴昆明,為云南大學、昆明理工大學的學子們作了多場關于“二十世紀我國稀有稀土金屬礦產資源研究”的科普報告。返聘期間他還一直筆耕不輟,重新編寫了初版于1997年、共計108萬字的《微量元素地球化學原理》,該書已于2016年再版。


2021年云南科普行

“善于學習、終身學習”,趙振華的這一治學理念與對他影響至深的“老先生”們密不可分。采訪的最后,趙振華深情地回憶起每位師長曾給予他的潛移默化的身傳教誨。涂光熾先生不僅精通英語,還自學俄語和法語;他非常善于學習年輕人身上的長處,經常請他們來講解各自的科研專長和創新成果;甚至在生命最后階段,仍不忘讓學生為其搜集關于二氧化碳對成礦影響的資料。劉東生先生在國外參加學術會議期間,背上的雙肩包里常常塞滿各種資料和圖紙,他在展板前認真閱讀、親筆抄寫、還捧著錄像機逐個攝錄;他的文字筆記,無論是野外日志還是僅僅三五行的講話稿,都一筆一劃,工整入微。而“學、思,鍥而不舍”,正是我國有機地球化學學科奠基人傅家謨先生的座右銘,如今也正被廣州地化所的年輕一代繼承并竭誠踐行著......


新老科普志愿者合影



[1] [2]素材來源于200710月《羊城晚報》相關報道


采訪撰稿|吳曼青 翟   

 圖片供稿|陳光謙 趙振華

趙太平 翟   

特別顧問|熊小林 高   

附件:
新99热超碰国产精品_新99国产在线播放_新988国产在线播放_校园 春色 另类 小说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